本站最新网址www.sjp89.vip   

神奇的契约

初夏的风夹带大量水汽,从北边的长江上上吹来,形成丰富的降雨,稀释了盛夏到来的炎热。熏然的微风中,蓉城沉浸在一片浓重的绿意里。而那葱郁的绿在夜色中看来,却是乌云般深沉的黑——丛丛叠叠,淹没了碧雪宫的雕栏玉栋、章台高榭,把一片繁华的迹象填入墨色
  碧雪宫最高处的凉亭极为宽阔,圆形基座的直径有70米左右,地板每天都有专人清洁,终年整洁如新。
  凉亭的中心,屹立着两个人影,一个是身穿暗红华服、银皂束带,看起来美艳清冷,犹如洛神在世的绝代佳人。
  另一个则是矮胖丑陋的男人。
  他们面前,摆放着一个蒙着黑色绸布,两米多高、三米多长,四四方方的框状物。
  确定属下们都已经退走之后,伊雪走过去一把掀起了绸布,一座精钢打造的铁笼出现在柱子面前,而笼子中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伏卧在里面。
  女人金发披散,四肢瑟缩在一块,雪白肥臀高高地翘起,一条精钢锁链从发丝中穿出,缠绕在笼子边的栅栏上。
  她身上的装束有些特殊,漂亮的锁骨被钢环洞穿,丰满白皙的美丽胴体上,箍着6 条勒紧的黑皮带,整个人仿佛赤裸地趴伏笼子里。
  黑色皮带并不是束缚她的工具,而是遮挡私密部位情趣物品,而且只遮挡两点一线;以至于被托起的饱满双峰的大部分都裸露在外,露出大片漂亮健康的雪白肤色。而她的后背、乃至于玲珑的双肩、俊美的颈项、修长笔直的美腿,看起来都是一片光洁不着寸缕。
  从侧面看,女人双臂交叠收于笼底,额头贴在手背上,胸前的圆乳挤压成扁平状、雪白丰腴的乳肉从几乎身体两侧溢出来。柔轫的美腰连到臀部形成一道美丽的上弦月弧线,两臀之间隐隐有金属反光。
  「不错,不错!波斯胡姬还真的不错啊。」柱子看着笼罩的女人评头论足,然后问道:「她武功怎么样?」「回主人。」
  伊雪高挑身体微微一抖,膝盖发软,习惯性的想跪下;但是想起了柱子之前的命令,强忍着不适说道:「这胡女的功夫叫做波斯不死功,又名波斯长生功,生命力极其顽强;跟小白对拼了数百招,被小白震碎奇经八脉也不死,而且恢复的很快。如果不是宁王暗中给她下了套,她就算不敌小白,也能从容逃走。」「宁王不是你的死对头么?」柱子一怔。
  「主人有所不知。」
  说话的同时,伊雪伸出素白纤美的左手,经过主人的同意后,隔着衣服轻轻爱抚他的胯下大屌:「这胡女在宁王府里大闹一场,据说还羞辱了宁王,他这才气急败坏的联合碧雪宫,给她下了套。听宁王的人说,她似乎对中原男子有什么偏见,所以才敢那么对待天潢贵胄。」「她现在危险吗?」柱子又问。
  「主人放心,母狗小白已经用精钢环锁了她的琵琶骨,她就算魔功滔天也使不出来。」伊雪柔声软语的说着,十指熟练的握紧龟头,一轻一重的挤压揉搓。
  「那就不磨蹭了,开始调教!」
  听到他的话,伊雪立刻上前打开笼子,解下固定在笼子上的钢锁;素手拉着锁链后退,把牝犬般雌伏的金发女人,从笼子拖了出来。
  接着,她顺着发丝轻轻抚摸着女人的脸蛋,手指沿发际摸到脸俏,跟着滑入对方的秀发中,握住了下巴,微微抬起。
  露出一张高鼻美目,金发碧眼的艳丽俏脸,正是波斯拜火教圣女黛绮丝。
  随后,伊雪揪着黛绮丝的长发,拽起她的上半身,把她摆出了一个跪地昂首的姿势;柱子上前,毫不犹豫的就是一脚,狠狠踹在女人雪白绵软的肚皮上,把她踹的一阵干呕。
  「……」
  黛绮丝睁开眼皮,蒙眬之中,见眼前有两个模糊的人影;接着腹部就是一阵剧痛,她疼的一下子清醒过来,前的水影渐渐淡去,清析的画面出来了,红衣黑发、华艳威风的碧雪宫主赫然呈现在她眼前。
  「中原人果不可信!」
  很快,她想起了自己的遭遇,知道自己是被宁王给出卖了。
  「碧雪宫主,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你为什么要囚禁我?」黛绮丝望着伊雪的身影,声音沙哑的问道。
  此时此刻,她的双手虚软撑地,头被伊雪抓着秀发拽离地面,但眼眸依旧犀利,一双嘴唇红艳妖娆。
  「且不说你先前准备要我的命,单单宁王的二十万两白银,就足以我替他狠狠收拾你。」伊雪嫣然一笑。
  「小白母狗,别说废话了,立刻开始调教。」柱子不耐烦的嚷嚷起来。
  「是,主人。」
  伊雪先是郑重其事的给自己戴上黑色项圈,然后解开腋下的衣扣,卸下银皂腰带,随手丢弃在地上;一件一件剥去华美的红衣,雪白的胴体顿时暴露在空气中,美丽的如同那些绝世孤品的白瓷,在月光的照耀下莹莹发亮。
  她盈盈而立,恰如一朵雪白的莲花在黑夜中抽出纤长的花茎。
  最后,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双黑色鲨皮长靴,紧贴着笔直修长的小腿,勾勒出了纤细美妙的腿部曲线。
  伊雪轻轻一甩头,光可鉴人的长发如黑色的瀑布流泻而下,无牵无挂。
  「主……主人?母狗?」
  黛绮丝看着眼前这一幕,只觉得三观遭受了强烈的轰炸,脑海里一阵阵晕眩。
  她无法想象,这样一个女神般的女人,会是别人的女奴母狗。
  直到这时,黛绮丝才注意到,伊雪身旁,还站在一个矮小丑陋的男人……而且她好像对这个男人言听计从……她是不是有病?
  或者说,这个男人看着丑陋,其实是一位隐士高人?
  不过伊雪没给她思考的时间,运气凌空摄来早已准备好的盐水木桶,以及一根粗长的九米皮鞭。
  「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的母狗,你必须称呼我主人,绝对服从我的命令。」伊雪素手握紧鞭柄,轻轻掂着束成一团的长鞭,寒声说道:「我叫你做什么,你就必须做什么!而且你的名字也没有了,现在你叫小金、母狗小金、母马小金,以及厕奴小金。」「呸!你做梦!」黛绮丝怒目而视,俏脸狰狞。
  啪——!
  长鞭划过柔韧的弧度,直接甩在她的脸上,瞬间抽出了一条血印;疼的黛绮丝立刻低下头,双手捂脸,撅起紧凑结实的雪臀,禁不住的瑟瑟发抖。
  「还有。我是你的主人,但也是柱子主人的母狗小白。」伊雪手握长鞭,神情高傲冷漠,足尖勾住黛绮丝的下颌,强迫她抬起头正视自己:「柱子主人的命令,要大于我的命令,所以他说的话,你也要绝对服从。」「呸!狗男女,贱货!真是不要脸!」黛绮丝哆嗦着捂住俏脸,继续怒骂。
  「第一,母狗不准忤逆主人!」
  伊雪清冷淡漠的话音,随着冰冷的皮鞭,结结实实抽在黛绮丝光洁的背脊上,顿时抽的皮开肉绽。
  「第二,母狗挨打要跪着,不准逃。」
  伊雪又是一鞭,抽在黛绮丝素白的玉手上,把准备逃窜的黛绮丝,硬生生逼回了原来的位置。
  「第三,除非主人允许,母狗不准说话,只能汪汪叫。」毫不留情的第三鞭,化为一道虚影,直接抽打在黛绮丝雪白的臀缝之间,抽的私密处血花四溅;令这个波斯圣女猛地仰首缩臀,用手捂住了自己的私处,痛的一身美肉都在颤抖。在这过程中,她上半身高高扬起,发出凄厉的悲鸣,雪白硕大的乳球剧烈荡漾,淡金色的长发也是随之飞扬起落。
  伊雪也不怕她叫,因为整个蓉城的人都知道,这个胡女在王府滥杀无辜,是宁王花重金请自己调教收拾她的。
  能把敌人逼成合作伙伴,这个圣女也真是人才。
  黛绮丝也是性子倔强,虽然被抽的痛不欲生,却依然咬紧牙关,死不松口。
  伊雪也是毫不犹豫,用长鞭沾着盐水,一鞭接着一鞭,动作犹如卷袖起舞一般,优雅而迅捷的抽打着黛绮丝。
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!
  随着一道道的鞭影划破空气,犹如利刃般甩在黛绮丝身上,令她疯狂的打滚哀嚎,原本白嫩光洁、毫无瑕疵的胴体此时已经布满鞭痕。
  等伊雪把黛绮丝打到半死,让她恢复伤势的时候,柱子终于提着粗木棍,在波斯圣女颤栗的美眸中,走到了她面前:然后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阵毒打,脸颊、双手、脖颈、大腿内侧、脚趾、乃至于最私密的臀缝,都被柱子一棍狠过一棍的疯狂殴打。
  黛绮丝被打的泪花四溅,丰满健美的雪白身体满地乱爬;每每想站起来,伊雪就是一鞭子抽在她的膝盖上,让她跪倒在地继续狗爬。
  只要黛绮丝逃跑的速度,快过柱子追逐的速度,伊雪也会抡起鞭子,把她截停下来。
  柱子追上去,又是一阵毒打。
  ……
  碧雪宫优雅的凉亭内,三个身影交织成了淫糜的画面。
  一个头戴翡翠头饰,美目细长、琼鼻高挺,朱唇似血的高挑女人踩着T 形步,任由雪白艳丽的肉体暴露在空气;曲线修长完美的娇躯上,只穿了一双齐膝的鲨皮长靴,下半身静止不动的站在凉亭中心。
  她不断挥舞的长鞭,细长的丹凤眼寒光四射,动作优雅狠辣,一下一下精准抽打在金发碧眼的雪白女体上。
  而那个金发碧眼,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女人,却被一个矮小丑陋的男人轮着棍子抽打;无论怎么逃,她都逃不出伊雪鞭子所能笼罩的范围,稍一出去就会被打回来。所以只能在直径九米的圆圈里翻滚爬行,悲鸣呜咽着躲避棍子的殴打,身上早已经是遍体鳞伤。
  经过了一个时辰的高烈度殴打之后,黛绮丝终于奄奄一息的瘫倒在血泊中,全身上下被殴打的血肉模糊。
  柱子也累的骨软筋麻,拎着棍子走到伊雪面前。
  「主人,请用小白的乳汁。」
  见主人走过来,刚刚还威风凛凛的伊雪,立刻驯服的跪倒在地,挺起上身;然后单手托起雪白硕大的乳房,让佩戴黄金乳夹的红嫩乳头高高翘起,送到柱子的嘴边。
  「真累。」
  柱子解开精致的乳夹,把整个脸都埋在充满弹性的香腻乳球上;用嘴套住乳头向后吸拔,用牙齿咬摩粉红的乳晕;很快,在伊雪的挤压下,甘美乳汁就像是喷泉一样射出来,被柱子大口大口的吞咽下去……没过多久,他就满血复活了。
  而这时候,明明先前已经奄奄一息的黛绮丝,居然已经从血泊中爬了起来,全身的伤势也好了不少,正准备逃走。
  「贱母狗!」
  柱子立刻大吼一声,提着棍子追了过去。
  伊雪也跟着站起身,表情再度变得冷艳高傲,远远一鞭子就把黛绮丝抽翻在地,让柱子提着棍子,冲着她雪白的肚皮一阵毒打。
  接下来,调教就进入了胶着期。
  柱子伊雪混合双打,柱子累,伊雪伺候柱子吸乳汁,黛绮丝趁机恢复体力……柱子伊雪混合双打,柱子累,伊雪伺候柱子吸乳汁,黛绮丝趁机恢复体力……一轮一轮的反复循环。
  在过程中,伊雪可以用灵丹妙药补充体力,柱子可以用伊雪补充体力,只有黛绮丝一直处于体力流逝的状态。
  饥饿,疲劳,痛苦,令波斯圣女的心理防线一点点瓦解。
  终于,在被毒打了整整三天三夜之后,黛绮丝终于松口了。
  「主人,主人的主人,不要打了,小金服气了。」她跪倒在地,双手交叠贴地,额头贴在手背上,双腿并拢、白臀高高翘起,摆出了雌兽般驯服的姿态。
  当然了,她是口服心不服的。
  之所以松口,因为她知道这样下去,自己有可能真的被打死。
  所以暂时口头服软,等以后找准机会卸掉精钢环、恢复琵琶骨,再杀了那对可恨的狗男女。
  「……」
  而此时伊雪正昂着头,骑坐柱子的身上,用白美的胴体服侍主人。她两只大腿完全大开,露出娇嫩的花心,两腿之间横跨在柱子的小腹上,娇柔的蜜穴里插着那根恐怖的肉棒。
  穿着鲨皮长靴的纤细玉足撑在地上,它们用力紧绷著,让女人柔韧的细腰能顺利的前后摆动,结实紧凑的臀肉泛起一阵阵香艳的波纹。蜜穴像张贪婪的小嘴咬住那根黑屌,让它刺入最深处,一吸一放,肉唇之间的沟壑在前后摆动之下,忽张忽缩。
  雪白高耸的丰乳也不停的晃荡,连接着两枚乳夹的细链,在碰撞之下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声。
  伊雪的下体与柱子肉贴肉的撞击在一块,每一次的撞击,她都会发出淫媚的呻吟。
  『啪啪啪』的肉体撞击声,很有节律的响动,伊雪一边喘气一边挺动下身,一边微笑着说道:
  「主人,她说她服气了。」
  「服气了?先让她跪着,等我射完再说。」柱子一挺腰,伊雪就懂事的跪趴下来,同时撅起挺翘的屁股。
  柱子拍了拍她圆润的雪臀,开始大力冲刺,下体刺入女人的蜜穴,上身趴在她的背脊上,双手紧紧捏住女人的乳根;把柔软的乳房捏成扁圆形,鲜红的乳头直直突起,奶头之间的金链也随之瑟瑟发抖。
  柱子大力挺动下身,像是打桩机一样,奋力进攻伊雪的身体,手指不停地拨弄着乳夹,逗弄敏感的乳头。
  伊雪的头皮窜起阵阵酥麻的电感,令她不禁全身发起哆嗦,下体也分泌一股股热流。
  柱子只觉得肉穴吮吸的力度大了几倍,并且不停挤压龟头,他皱起眉梢,嘴巴扭曲起來道︰「来了。」
  伊雪黑发乱舞,昂起脖子,露出黑色的项圈;纤腰向上一挺,两手撑着地板,大腿根部牢牢的咬住一根粗黑狰狞的肉根子,屁股前后摆动;让龟头一次一下碰撞挤压子宫,湿热紧凑的子宫裹紧黑屌,肉貼肉的不断搓动。
  女人不自主地呻吟起來︰「哦……呀……啊啊啊~ !」就在这时,她体内的翡翠参蛇也开始作妖,优美修长的颈项粗大了一圈,喉头鼓胀起蛇体的轮廓;白皙绵软的小腹也是突然发胀,凸显出长蛇游动的形状,在她体内翻滚搅动。
  黛绮丝抬起头偷瞄伊雪,发现她此时的异常,顿时惊讶的目瞪口呆。
  那是什么?
  她在自己的身体里养蛇?
  如此美丽强大的女人,怎么会用她宝贵的身体,饲养这种肮脏玩意?
  也就在这一刻,黛绮丝从清晰的看到,伊雪高挺的琼鼻里,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游动。
  「光明神在上,她连鼻子里都饲养了奇怪的东西!」黛绮丝下意识张开嘴,美目圆睁望向伊雪,眼里满是难以置信。
  柱子此时已经到了临界点,大声地喊着:「啊,射了,都射给你这个母狗!」「主人,射给小白吧!母狗最喜欢主人的精液!」伊雪柔媚的叫喊起来。
  他全力向前一捅,将整根鸡巴全部挤进她的阴道里子宫里,也许是被坚硬的龟头撑开了子宫,已经飘入云端的伊雪又发出美妙的呻吟;柱子硕大的睾丸有节奏的鼓动起来,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,伊雪有着浅浅马甲线的绵白小腹却慢慢鼓起来……积累了三天三夜,柱子的射精时间达到了5 分钟,挤完最后一丝精液,他才把肉棒从伊雪的阴道里抽出。
  在抽出的瞬间,伊雪立刻用手堵住蜜穴,并且运功封住穴口……然后就这么挺着仿佛怀胎三月的肚子转过身,跪坐在地上,侧着脸,用小嘴舔食变软的狰狞丑物。
  两片红唇轻轻吮吸,细长香舌沿着肉棒的外皮舔弄,来来回回的清理、刮蹭;女人的舌尖頂在睾丸的底部,从阴囊慢慢舔到肉根上,又沿着肉根遊舔到马眼,把整根肉棍,吸入、吐出。
  唇分口张,将整个龟头吃下,舌头贴着马眼用力吮吸尿道,直到吸干净最后一丝精液,最后才依依不舍的吐出。
  肉棒上的涎水,反射出晶莹水光,柱子的黑屌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。
  做完这一切,伊雪素手向下一撑,纤指分开用力抓地,细腰推着下半身往上一送,突然倒立过来。
  接着,她那双美白修长的双腿,突然向前弯曲,摆出个虚坐的姿势。
  这样一来,伊雪白嫩的圆臀和大腿,就成曲线妖娆的椅面,而她笔直纤细的小腿,就变成了椅背。
  「嘿嘿,小白椅。」
  柱子笑着跳上了这张特殊的美人椅,屁股压在伊雪的结实翘臀上,后背靠着她的小腿,舒服的坐在她身上。
  伊雪则是轻松的双手撑地,让柱子稳稳坐在自己身上,然后以手当腿,倒立着一步步走向黛绮丝。
  「……」
  看到这一幕的波斯圣女,可以说是惊愕的几乎灵魂出窍,眼睁睁看着柱子骑着倒立的伊雪,缓缓接近自己。
  「你服了是吧?」柱子轻蔑的问道。
  「是的,小金服了。」黛绮丝强忍着不适,装出一副柔媚的样子,细声细气的说道。
  「……」
  柱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此时的黛绮丝除了那张精致的俏脸外,全身几乎布满了鲜红的鞭痕,淡金色的秀发凌乱的垂在颈项上。
  望着趴在地上,做出驯服姿态的波斯圣女,柱子忽然从伊雪身上站起来,然后踩着她的圆臀撸动鸡巴;很快,一道尿液居高临下的浇在了黛绮丝的身上,黛绮丝不想触碰这种秽物,下意识就像躲开。
  但是她太疲倦了,在被琵琶骨受伤的情况下,被殴打了三天三夜得不到补充,体力大量流失,想要躲开身体却迟钝的只是后退了一点点。
  柱子见她还有闪躲的意思,一边在黛绮丝身上喷洒着骚黄的尿水,一边骂道:
  「快喝,敢躲就杀了你!」
  「谁要喝你这个中原人的脏东西。」黛绮丝一边闪烁,一边骂道。
  「呦呵,这么说你喝过西域人的?」柱子乐了。
  「……」波斯圣女美眸一颤,视线慌忙四散躲藏。
  「主人,让小白来帮她。」伊雪小声说道。
  「好!」柱子点点头。
  听到他的话,伊雪白美的长腿向上一蹬,把柱子轻飘飘的送上半空,接着双腿后仰轻盈落地;乌黑的秀发随着上身同时扬起,优雅的站起身来。
  恢复站姿之后,伊雪飞速向前一步,素手一上一下捏住黛绮丝的长发和下颌;强迫她张嘴的同时,把她像条脱水的鱼一样,从地上拽了起来。
  而这一瞬间,柱子刚好杵着自己的黑肉棒,挥洒着尿水垂直落下。
  「呜!呜呜……不要!」
  在黛绮丝惊恐的眼神中,粗黑的肉棒越来越进,她却没有力气反抗伊雪的擒拿,只能眼睁睁看着柱子从天而降。
  由于她比伊雪还要高十公分,是匹标准的大洋马,所以是上半身昂首直立,下半身虚跪在地上;雪白藕臂和灿烂金发,都是软弱无力的垂挂着,使不出半分力气,因此看上去就像一只丰满多汁的美丽肉壶。
  噗嗤——!
  伴随着波斯圣女痛苦的尖叫,以及拉长的呜咽声,黑肉棒穿过她饱满多汁的妖艳红唇,带着腥臭的尿液,深深插入了她的口腔。
  『啪叽』一下水花四溅,粗黑的巨物一杆到底,龟头粗暴的挤过食道,狠狠刺入胃袋,酣畅淋漓的喷洒着尿水。
  波斯圣女优美修长的颈项瞬间被粗大了一圈,棍状凸痕从喉咙一直蔓延到胸部以下,腹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胀起来。
  她此时仰着头,白皙健美的身体被伊雪用素手固定,摆成飞鱼出水、张口求食的姿势,任凭黑屌笔直刺入口腔,迎接着从龟头里喷射出的尿液。饱满修长的美肉剧烈痉挛,徒劳无功的挣扎,也只能任由柱子亵渎自己的身体。
  「咕咕……呜呜呜呜!」
  伴随着『哗啦啦』的流水声,抽泣声,痛苦的呻吟声,以及黛绮丝急促的喘息声,柱子终于射完了最后一滴尿水。
  伊雪见状控制着黛绮丝正在抽搐的身体向后仰倒,让柱子插着她的小嘴缓缓落地。
  紧接着,她单膝跪地,降下上半身,让柱子跨过雪白的美颈,骑在了她的脖子上。
  伊雪扶着柱子的双腿,驮着他站起身的时候,黛绮丝正蜷缩着伤痕累累的胴体,一边抽泣,一边痛苦的喘息着。
  疲惫、痛苦、窒息、屈辱,再加上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男人贯穿食道,在体内排泄的的精神刺激。
  黛绮丝媚眼一翻,视野一黑,就这么晕厥了过去。
  =========
  看了大家之前的留言,我就说说我的想法吧,我的想法是女角色在精不在多,几个就够。
  至于伊雪她妈是柱子爹女奴这个神奇设定,我会认真参考的。
  另外还有看官提到柱子和伊雪感情问题,我觉得吧,在碧雪宫这么一个大环境下,柱子不可能像以前那么对待伊雪,因为她是他的保命符和钱袋子。
  【完】